阅读新闻

全国首例网上出售冰毒配方案:媒体报道要打假

发布日期:2019-05-24 21:26   来源:未知   阅读:

  太子妃张天爱人美腿长,此前在节目上还大秀热舞,烈焰红唇出场引发全场尖叫,舞台上的张天爱宛如一个热...

  2011.01—2013.03,共青团山东省委副书记、党组成员,省青联主席;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搜索发现,像白小姐这样拼病假旅游而被辞退的案例,不在少数。

  南方网讯近来,一则题为“全国首例网上出售冰毒配方案”的报道被各大媒体及网站热转。报道称犯罪嫌疑人为一“职高学生”、“化学成绩特别好,通过网上所学知识掌握了冰毒的分子式和结构式”等,并以同学的名义上网交易最终被抓。报道让人担心犯罪低龄化的同时,更使人有理由惋惜:一个化学天才的苗子会不会就此夭折?

  然而记者到案发地湖北省襄樊市进行实地调查时却发现了相反的结论:犯罪嫌疑人胡某远非某些报纸直至本报记者发稿时仍在宣称的“化学成绩特别突出”。在今年寒假前的学校的统考中,他的化学成绩只有63.5分,其他科目也不理想。至今在襄樊市只是借读。

  记者发稿时,从襄樊市公安局了解到,胡某目前已被取保候审,其自制的配方是否有效,尚无定论。而关于此案的报道及由此引起的话题却难以回避。

  关于胡某的身份,所有的报道都称之为襄樊“某职业中学的学生”或“职高生”,记者通过调查,得知该校的真实校名后,前去核实。记者发现,该校校园内同时存在着中专部和高中部两部分。

  因为该校校长外出开会,并且交待只有他才能接待记者,以至于本报记者再三解释后,才被允许进入办公室,采访了获校长授权的王老师和李老师。

  两位教师说,学校最初接到派出所的通知时,以为是胡某在网上被人骗了,派政教处一位干事到派出所把人领回来后,当晚在全校开了会,规定大家不要到外面去上网,防止上当受骗。等到发现是胡某在网上骗别人时,几乎没有人相信。而对于报道中提及的诸如胡某化学特别好等内容,更是感到媒体的可怕。据说,这正是他们不愿接受采访的原因之一,也是本报记者能够说服他们远程请示校长并同意接受采访的原因——他们应该有说话的机会。

  据两位教师介绍,这所学校为普通中学,并非职业中学。而胡某是在该校高二年级借读。关于胡某的情况学校了解得并不多,因为他是去年12月份才通过熟人介绍到该校的。王老师认识这位介绍人,但是介绍人已经到深圳去了,现无法联系。只知道胡某原在湖北随州市某中学读书。从地图上看,随州市为襄樊市的东邻,通常情况下,襄樊的学校是不接收外地的中学生的。同意让胡某试读是因为胡某的父母在襄樊做生意,希望把孩子接到自己的身边读书,便于及时掌握孩子的学习情况等。而他的父母从末与校方联系过,校方只听说他们是在襄樊租了房子做生意。

  至今,胡某的学籍等材料都留在原校。又因他试读20余天后即开始期末的会考,考后很快放假,学校里几乎没有人真正了解胡某,胡某也没有什么朋友。当地媒体转引胡某的班主任鲍老师的话说,胡某平时沉默寡言,不善交际,与同学的关系不算融洽,但也不是个调皮的学生,只是偶尔逃课出去上网。而他所在的班级是该校的重点班,平均成绩是全校最好的,只是胡某的成绩并不好。他的考试成绩多少能告诉人们一些事实。

  胡某借读的这所中学,一般是不排差生的考试名次的。他们只排前几名同学的的名次。如果没有这次事件,他们也许不会太注意胡某这位借读生。当所有的媒体众口一辞地称该生为“化学成绩特别优秀”时,学校的王老师觉得这简直是在过“愚人节”。

  上学期期末会考,胡某共参考了6门。卷面总分是780分,胡某考了280分左右,而被人们普遍关注的化学成绩是63.2分,也有老师说是62点几,总之,不高。化学成绩在全班排在倒数第三,总分也非常靠后。李教师在接受采访时称他的成绩为“一塌糊涂”。

  胡某到襄樊借读前所就读的学校为省级重点中学,所以,他最后一次考试成绩不好可以被解释为初来乍到,不适应的结果。也许不能就此否定他的素质和潜力。而且相关报道也提及,他是从某国外的网站上获取相关的资料的。

  但是,王老师强调,高二年级刚开始接触到有机化学的皮毛,要对冰毒的分子结构进行分析,并且最后列出制造冰毒的配方来,并非轻而易举的事。作为一个化学老师,他自己都无法做出这样的配方来。网上所言胡某“结合所学化学知识”让人匪夷所思。究竟他有多少化学知识呢?

  即使考试成绩不能作为依据,另外一点更不容忽视即化学试验。该校党总支副书记史老师对媒体表示,即使知道了冰毒的分子式、结构式和制作原料,但要列出其配方来,还需要经过复杂的计算和化学试验。史教师是该校分管实验室的,没有她的允许,学生进不了实验室。而胡某在该校读书总共才20余天,怎么有可能到实验室进行相关配方的试验呢?而没有经过试验的配方能有用吗?

  正如教师们所疑惑的那样,警方对此案也较为慎重。警方当天在其交易现场搜查到自制的冰毒配方一份、配方一份、炸弹制造配方一份以及准备在雅宝竞价交易网发布的毒品配方出售信息等。但是,这些配方到底是真是假,并不能简单认定。而这对于该案的定性至关重要。

  据悉,目前湖北省公安厅正组织专家对此配方进行鉴定。如果一经确认,配方有效,胡某将构成传授犯罪方法罪;如果配方不能制造出冰毒,胡某则构成诈骗罪。换言之,胡某此举已经触犯了相关的法律。

  据襄樊市公安局政治部同志介绍,胡某目前已经被取保候审。在此期间,他要保证随传随到。按理说,如果他愿意的话,是可以回校上课的。但是,校方没有见到该生。看来,他现在应该是和监护人即父母住在一起,究竟在何处,警方以“涉及青少年犯罪,没有结案,要谨慎”为由拒绝透露,记者也无从查找。因此,想面对面了解胡某真实想法的计划落空。

  3月3日,他在中国化工网上抗议网站管理人员删除他的信息时称:“你们要吃饭,我就不能吃?我大学4年,凭我自己的本事搞研究,弄了不少成果,但无人问津,我苦无门路,一个月就在化工厂拿800元的工资,我都29岁了还没有结婚,没钱哪!我有几项可以说很有水平的专利,但没人要,厂里也不给我项目拨款,我寒窗苦读那么多年,到头来又有什么呢?我在一些国家禁止的项目上稍做研究就出了不少成果,香港赛马会管家婆彩图。才在你们网上发布了信息,你们就删了,你们说,你们是不是太没有人情味了,怎么不能体谅我呢?我希望你们以后就当做没看见,我不甚感激!”

  现在已经清楚,这封信除了说自己在“一些国家禁止的项目上稍做研究”是真的,其他都是假的。一个高二的学生,把假话说得如此“动情”,不能不令人思考。襄樊市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杨昌洪副教授表示,一所学校如果不重视体育,那么培养出来的学生将是残品;如果不重视智育,那么培养出来的学生将是次品;如果不重视德育,那么培养出来的学生将是危险品。当今的教育者们除了抱怨“网吧”以及学校周边的环境恶劣以外,是不是该反思一下。需要特别提出的是,胡某在来襄樊之前,就读的学校是一所省级重点中学。

  襄樊市的网吧到底有多少?记者来不及调查,但是,在主要的大街上走不了几百米就可以看到网吧的字样。也许天意,当晚抵达襄樊时,记者在宾馆吃饭,竟然巧遇“天使网吧”。正是在这里,胡某多次发布出售冰毒配方的信息。这家网吧在临街的二楼上。楼梯非常窄,几乎无法容下两人并行,记者顺道上楼一看,大概是因为周六的原因——客满。还有几个中学生模样的少年在门口等着。

  胡某所在学校的教师一说起网吧都深恶痛绝,建议记者呼吁,别让网吧成了公害。而从学校的角度上讲,想根本杜绝学生到校外网吧上网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双休日和寒暑假,家长也管不住孩子,学校能怎么样呢?而网吧本来是信息社会里人们沟通的一个重要场所,它有着许多便利的因素。难道就因此要承担起公害的罪名吗?有没有别的办法可以预防网上犯罪呢?

  据襄樊市公安局同志介绍,所有网吧的IP地址都在有关部门的监控之下。此案线索的最初发现并非网上所说由杭州警方提供的线索,此前他们已经发现了这条信息。胡某以为,只要在网吧里发信息,就不会被人发现。其实,这种想法是天真的。警方希望提醒这些泡网吧的朋友,特别是中学生们,“网络警察”随时在监督着网民。也许这条信息可以消除部分网民中的“天知地知,别人都不知”的幻想。

  但是,谁又能保证,“天使网吧”里不再传出“魔鬼”的消息?只是,如果因此而杀了“天使”,恐亦非良策。(编辑:念青)